厅灯

led灯具厅灯把手洗红、洗肿、洗掉皮三防灯投光

  良好的洗手习惯对预防疾病具有关键作用,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更显防疫的重要性。厅灯但是,有些人洗手的强度和频率超过了一定的范围,就有可能形成一种病态——比如每天在家洗手上百次,把手洗红、洗肿、洗掉皮等等。

  2月24日,沈阳晚报、沈报全媒体记者从沈阳市安宁医院心理三科主任关泽滨那里了解到一个过度洗手的病例。

  40岁的张女士,在疫情期间,洗手次数明显增多。她把自己家根据与外界接触的距离远近、可能性大小等分成几个等级,比如将卧室、客厅、卫生间各分为一个等级,电灯开关、厅灯门把手分为一个等级等。她从一个等级进入(或接触)另一个等级后都会洗手,比如从卧室到客厅去取东西,从厨房到餐厅取东西或者是开完客厅灯要去洗手,碰完客厅的门把手要去洗手等等。

  关泽滨表示,不能自我控制的洗手让张女士感到非常累。通过进一步了解,张女士之前就有经常反复检查的习惯,比如出门以后回来看一看门是否锁上了,下车后有时候会回去看一看是否锁车了等等。疫情期间,张女士的表现明显加重。

  关泽滨说,通过几次心理治疗后,张女士的洗手症状有了很大改善。她的表现不够强迫症的诊断标准,属于完美主义性格,具有强迫性人格特质,只是在疫情期间表现加重了。

  关泽滨说,有些人洗手的强度和频率超过了一定的范围,就有可能形成一种病态,比如每天在家洗手上百次,把手洗红、洗肿、洗掉皮等等。

  那么如何区别勤洗手和强迫症(强迫洗涤)?关泽滨介绍,厅灯强迫症的特点是,反复出现强迫思维或强迫动作,强迫思维是以刻板形式反复进入患者头脑中的观念、表象或冲动,令人感到痛苦。患者往往试图抵制,但通常不能成功。

  “如果确诊为强迫症就要接受正规系统的医疗干预。如果有类似强迫性人格障碍或强迫性人格特质、完美主义性格的,比如之前有洁癖,有反复检查等行为的,这时洗手增多超出一定范围,给生活带来不便或是麻烦,建议这类人通过网络或电话咨询精神心理医生或心理咨询师。”关泽滨说,疫情没有彻底解除前,大家遵循正规的疫情期间洗手规范来做就行了。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投光灯

led室内灯